请百度搜索 律师事务所 关键词找到我们!

经典心得

王家琳主任讲解黄帝内经之治未病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/8/15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  《黄帝内经》明确提出“治未病”的内容有三处:
  ①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篇》“夫四时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,以从其根,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。逆其根,则伐其本,坏其真矣。故阴阳四时者,万物之终始也,生死之本也。逆之则灾害生,从之则苛疾不起,是谓得道。道者圣人行之,愚者佩之。从阴阳则生,逆之则死;从之则治,逆之则乱。反顺为逆,是谓内格。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之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!”
  ②《素问·刺热篇》“肝热病者,左颊先赤;心热病者,颜先赤;脾热病者,鼻先赤;肺热病者,右颊先赤;肾热病,颐先赤。病虽未发,见赤色者刺之,名曰治未病。”
  ③《灵枢·逆顺》“上工,刺其未生者也。其次,刺其未盛者也。其次,刺其已衰者也。下工,刺其方袭者也,与其形之盛者也,与其病之与脉相逆者也。故曰:方其盛也,勿敢毁伤;刺其已衰,事必大昌。故曰:上工治未病,不治已病。”
  仔细阅读这三段内容就会发现,三者所论并非处于同一层面,其中①是未病先防,属于养生的层面;②和③是及早施治,属于医疗的层面。在当时人的心目中,这两个层面具有本质性的差别,就像0与1、“无”与“有”的差别一样。
  《黄帝内经》多数内容在于详细讨论疾病诊治,但这些都是针对道德日衰、逆于生乐、不知持本的“今时之人”,不得已而为之的补偏救弊之法,“当今之世不然,忧患缘其内,苦形伤其外,又失四时之从,逆寒暑之宜,贼风数至,虚邪朝夕,内至五脏骨髓,外伤空窍肌肤”(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篇》),“必齐毒药攻其中,镵石针艾治其外也”(《素问·汤液醪醴论篇》)。这很有些像老子所痛恶的“大道废,有仁义;智慧出,有大伪;六亲不和,有孝慈;国家昏乱,有忠臣”(《老子·第十八章》)。老子向往“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乐其俗;邻国相望,鸡犬之声相闻,民至老死不相往来”(《老子·第八十章》)的上古“小国寡民”社会。《黄帝内经》也很是向往“上古之世”,“往古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暮之累,外无伸官之形,此恬淡之世,邪不能深入也。故毒药不能治其内,针石不能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”,“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,以为备耳,夫上古作汤液,故为而弗服也”(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篇》);即便道德稍衰的中古之世,《黄帝内经》认为也比当今之世好得多,因为上古为而不服的汤液在中古之世能够“邪气时至,服之万全”,而当今之世“小病必甚,大病必死”,不得不“必齐毒药攻其中,镵石针艾治其外”了。唐代整理编次《黄帝内经素问》的王冰肯定非常明了这一点。或许有黄老之学作为整个社会意识形态背景的影响,更主要的是王冰本人“弱龄慕道,夙好养生”,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,首重摄生,故有今天所见卷篇次序。
  关于养生范畴的未病先防,主要集中于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篇》和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篇》,散见于其他各篇,是讨论其他各种问题不言而喻的前提,大体包括精神、形体、饮食起居、房中和导引几个方面。关于医疗范畴的及早施治,因与今天主流医学思想比较接近,故为中医学术界热心关注和比附,然而常常忽略《黄帝内经》论述及早施治的前提认识:气是世界万物的构成基础,万物皆为气聚成形的产物;人也不例外,“人以天地之气生,四时之法成”,所以有“黄帝曰,余闻人有精、气、津、液、血、脉,余意以为一气耳”(《灵枢·决气》);各种疾病也不例外,“夫百病之所始生者,必起于燥湿、寒暑、风雨、阴阳、喜怒、饮食、居处,气合而有形,得藏而有名”(《灵枢·顺气一日分为四时》),故“邪气之中人也,洒淅动形。正邪之中人也微,先见于色,不知于其身,若有若无,若亡若存,有形无形,莫知其情”(《灵枢·官能》)的阶段是及早施治之所及,“上工,刺其未生者也”说的就是这种意思;色脉变化可以很敏感地反映气的变动,所以“上古使僦贷季,理色脉而通神明,合之金木水火土,四时、八风、六合,不离其常,变化相移,以观其妙,以知其要。欲知其要,则色脉是矣”(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篇》),由此不难理解“病虽未发,见赤色者刺之,名曰治未病”,“上工救其萌牙,必先见三部九候之气,尽调不败而救之,故曰上工”(《素问·八正神明论篇》),“善调尺者,不待于寸,善调脉者,不待于色。能参合而行之者,可以为上工”(《灵枢·邪气脏腑病形》)的意思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在线咨询
在线客服:
0551-62183283

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

[向上]